最强狂兵混花都

第一章放荡兵王的回归

帝都最大最热闹的娱乐酒吧皇朝酒吧内,一群食色男女在灯光和酒精的刺激下沉浸在兴奋当中无法自拔,酒吧音乐和吵闹的声音混杂在一起,让江别鹤一个电话都接听不清楚。

    “喂,什么,伯父您大点声?”好不容易走到了酒吧的门口,世界终于变得安静了,“哦哦,伯父,您是问我什么过去啊,嘿嘿,您别着急嘛,我这才回来几天,多少让我感受感受帝都的繁华再说啊。”

    电话的那头,一个充满磁性和威严的中年男子声音传来。

    “你小子回来了也不知道来看我,就知道在外边鬼混,我告诉你,明天你必须到我家里来,我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说。”

    江别鹤一听这话,顿时就感觉到头疼,自己刚刚结束苦逼的国外雇佣兵生活,本来想回来之后好好的休息几天,没有想到一回来就被张老爷子发现了,这张老爷子是自己老爸的好友,张家和自己江家还是世交之家,所以这张老爷子的话他还真的没有办法拒绝。

    去肯定是要去的,但是哪能去的这么容易。

    “什么,伯父您说什么,我这边信号不好,要是没有什么事我就先挂了。”

    “你。。。。。。”张老爷子的话还没有说完,江别鹤的手机已经挂断装进了口袋里。他松了一口气,转身走进酒吧当中,随手拦住从自己面前走过的那个兔女郎。

    那兔女郎姿色有佳,加上浓妆艳抹显得更要妖娆。突然被人搂住了小蛮腰,略微有些意外,不过身在这种场所,这种事情经历的太多了,所以她很快就镇定下来。

    “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江别鹤邪魅的一笑,从她手上的托盘上拿过一杯香槟,

    “姑娘,不知道晚上有没有时间,我想和你谈谈人生谈谈理解?”说着江别鹤的手就开始不老实起来,从女人的小蛮腰慢慢游走,下滑到兔女郎丰满的翘臀之上,然后稍加用力拍了一下。

    兔女郎发出一声轻微的娇嗔,在这里什么帅哥美女富家子弟,她都见的多了,想面前这位,双眼冷峻邪魅,长相平凡却能散发独特气质的男人,她还是第一次见,男人的挑逗,加上周围环境的刺激,不禁让她有些心跳加速。

    她附身在江别鹤的耳边轻声说到。

    “纸片上有我的号码,十二点之后,打给我。”说着,兔女郎从自己胸前的胸罩当中拿出一张小卡片,应该是她个人的名片,送到江别鹤的手中。

    江别鹤心中了解,给了她一个我懂得微笑,兔女郎给他回了一个媚眼,于是端着托盘转身离开,酒吧当中鱼龙混杂,灯光幽暗,江别鹤本想把那名片靠近一些看看,想知道那个女子的名字,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影突然冲撞在自己的身上,手中的卡片随即掉落在地上。

    江别鹤心中大急,再想寻找也不知道落到哪里去了。

    “我去,这是谁啊,这么不长眼睛。”

    江别鹤气愤至极,本想找那个撞向自己的人发飙,在看着人一身黑色连衣裙,配上婀娜多姿的劲爆身材,淡淡这些就足够让一个正常的男子血脉膨胀。

    此时撞在江别鹤怀中的这个女人似乎是喝的有点多了神志不清。江别鹤把她慢慢的扶起来,女子清秀的面孔出现在江别鹤的视野当中。

    “嘿嘿,这酒吧里竟然还能遇上这么清纯的妹子,还真是稀奇。”江别鹤嘀咕了一句,女子喝的迷迷糊糊,看见面前的江别鹤对着自己猥琐的发笑,抬手就是一巴掌。

    “王。。。。。。八蛋,让你。。。。。。让你占本小姐的便宜。”

    这一巴掌虽然没怎么用力,但是打在脸上也很清脆,江别鹤左耳边嗡嗡作响,他一脸懵逼的看着面前的女人,虽然这女人长得清秀可人,有几分不食人间烟火的意思,而且还是短发妹子,很符合江别鹤的胃口,但是身为一个男人,被打了脸还是让他很气愤的。

    “我说姑娘,不带你这么不讲理的,你撞在我的身上怎么就成了我占你便宜了,我可什么都没做啊?”

    那姑娘摇摇晃晃,对着江别鹤傻笑起来。

    “不好意思,我。。。。。。我看错了。不好意思。”

    江别鹤汗颜,这个时候酒吧里一阵骚动,从人群人走出一群人,一边向江别鹤走过来,一边大声的嚷嚷着。

    “那个臭娘们在那边。”

    江别鹤抬眼看去,几个虎背熊腰的大汉,跟着一个瘦的跟猴子一样的年轻人走了过来,那个年轻人一身白色西装,梳着大背油头,他这头上最有特点的就是,多了一道血口子,就算用手按住,也在不断的冒血。

    “臭娘们,摸你几下你就敢用酒瓶子脆老子,你知道老子是谁吗,今天老子非操死你个臭婊子不可。”那男子一脸的戾气,走到江别鹤的面前,江别鹤是在不知道怎么形容他的长相。

    有点像猴子又有点像老鼠。

    “你是什么东西,和她是一伙的?妈的,先把这个男的给我打一顿。”那白衣男子也不问青红皂白,直接指使身后的壮汉要动手。

    江别鹤急了。

    “哎哎哎,哥们,我不认识这个女人啊。”他虽然不怕这些人,但是毕竟刚从国外回来,老头子特意的吩咐,这一次回来是有重要的任务的,要他尽量的不要惹麻烦。

    “老公,我们回家,我不想在这玩了。”江别鹤怀里的女人拦住江别鹤的脖子,开始胡言乱语,周围的人一听这话,顿时开始鄙视起江别鹤,还以为他是看着眼下危险,想要抛下自己的女人不管。

    那白衣男子更是不爽,

    “操他妈的还想耍老子,给我打。”

    江别鹤苦笑一声,低眉眼下怀里的女人,伸出环抱她于怀中,江别鹤的手不仅完全的拦住了她,最后还把手放在了她的胸上,抓了抓,点点头,应该有C的大小。

    这一下顿时让她怀中的女人惊醒过来,想要挣脱江别鹤,不过她已经没有了机会。

    “媳妇,抱紧了,老公带你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