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光辉

第1章 血腥的觉醒

“道明,你说这一次圣剑魔法学院的招生入试,我们俩能被录取吗?”

    在宽阔的大道上,一个十一二岁的金发蓝眼小男孩脸色带着紧张,好像一个柔弱的小姑娘一样,轻声的询问一旁同年龄的黑发黑眼小伙伴。

    听着已经一起玩耍有近七八个年头的小伙伴'米卢罗斯·安龙'不安的声音,道明长相清秀的脸庞上挂起了一丝自信的微笑。

    “放心吧,有我道明在,保证你能够通过招生入试。”

    说着,道明用力拍了拍胸口,胸有成竹的保证道。

    对于道明来说自己身为一个中级剑士学徒而小伙伴安龙是一个初级魔法师学徒,如果连雷奥王国最好的圣剑魔法学院的招生入试都通不过,还不如一头撞死沙滩上。

    毕竟这是一个存在剑与魔法的奇妙世界,而在雷奥王国,一个初级剑士学徒凭借过人的力量或者高超的剑技,是拥有能够以一挑三的战力,这里被挑战的三人可都是成年的壮汉。

    而相对于剑士凭借高超的剑技和力量挑战对手,魔法师们可是拥有着千奇百怪的特殊魔法,当然能够正常使用魔法的都是至少拥有高级魔法学徒的实力,魔力值至少达到了五十点以上。

    不过哪怕是初级魔法学徒,无法使用千奇百怪的魔法,只是拥有一些冥想而得来的基础魔力,也能够形成可观的战斗力。

    凭借魔法武器,哪怕是最普通的魔法杖,初级魔法学徒们也能够因此施展最普通的魔法的能力,魔力子弹。

    一发魔力子弹,正中要害,可是丝毫不逊色于火药枪械,甚至魔力子弹的威力还能够进行小幅度的调节,增加威力,这是火药枪械不能够拥有的优势,当然火药枪械是没有魔力的普通人都能够正常使用的战斗武器。

    在广大的普通人口基数上,使用火药枪械类武器的人还是多于使用自身魔力的魔法学徒们的。

    不过,哪怕听着道明的安慰和自信的豪言,以安龙柔弱的性子还是不能够得到丝毫信心,一双湛蓝的眼眸,有着丝丝泪花打起转来,似乎这一次招生入试,注定会失败一样。

    一旁注意到这一幕的道明非常无语,伸出手,细心的轻揉抹掉安龙眼中的泪花,拍了拍他肩膀,转头左右细看了一下路上的行人,发现没有什么特殊人物后。

    在安龙耳边轻声说道了一句话,彷佛注入了一剂镇静剂一般。

    在听到这句话的刹那,似想起来了什么的安龙,一下子眼眸中充满了活力和自信,消去了胆怯和害怕。

    其实,道明只是说了一句,他们俩儿时的一件小事,当然这件小事对于道明来说可是天大的事,而这件秘密,目前只有他们俩个知道,至今已经被道明和安龙俩人埋藏心底有整整五年之久。

    如果不是这次道明说起,这一件儿时发生过的小事,可能安龙都要忘记了吧。毕竟在这件小事前,可是发生了一段俩人至今回忆起来,都惨痛的记忆。

    “可不要忘了,我是拥有成为王的资质的男人。”

    这是一句多么简单的话,但是就是这么一句看似毫无信服力的话,安龙的眼中充满了活力和自信。

    凭借这一句简单至极的话,甚至超过了道明拥有中级剑士学徒和安龙自己初级魔法师学徒实力的说服力。

    王的资质,到底拥有何种魔力,能够让人如此信服,能让一个天性柔弱的不自信的少年,居然绽放出有别异常的坚定信念。

    曾经的道明也是对于这个问题苦恼过,后凭借自己家乡翡翠城市的图书馆,苦苦寻找一个月之久,才得到一丝蛛丝马迹。

    能让一个七八岁的小孩拥有超越常人的毅力和坚持去寻找一件事,当然不是一件普通的可有可无的小事。

    五年前,翡翠城邦的郊外,发生了一件惨绝人寰的不幸之事,对于幼小的道明和安龙来说,俩人几乎亲眼目睹残忍的强盗如何虐杀出来野营的两家父母。

    在那一刻幼小的道明眼中,内心是如何的震撼,是害怕,更有恐惧,亦有一股说不出的愤怒意志在燃烧。

    血在从父母和叔叔阿姨身体内不停的流淌下来,是如此的鲜红妖艳,是如此的恐怖,鲜红的血泽带来的是生命力的流逝。

    更是爱的逝去,至亲在离幼小的孩子面前逝去,让那一刻的道明,头一次发现生命的脆弱和没有力量的无助。

    哪怕是那时已经拥有中级魔法师学徒实力的哥哥兰斯洛特,在强大的强盗眼前,亦不过是一脚就被踹飞。

    也对,拥有初级剑士实力的妈妈,也只是在那个代号叫'鬼剑'的强盗头领手下,坚持了十几招,就被残忍砍死。

    强盗头领猖狂的大笑,凭借肆意妄为的实力,随意践踏弱小的生命,哪怕是幼小无辜亦不曾放过。

    那个曾经活泼胆大,拥有无穷的妙趣想法的安龙也在那天变成了一个胆小柔弱,害怕世间万物的可怜少年。

    这是应该坠入无边地狱的罪恶啊!

    眼看强盗头领手持摸出一把火药枪械,开膛上弹,露出残忍狰狞的面容,要对着幼小的道明和安龙开枪射击。

    道明的灵魂爆发了,蜕变了,那一刻道明的眼眸是冷酷的,望向了强盗头领,无法言语的愤怒直冲大脑,带来的是恐怖的压抑气氛。

    被道明此刻冷酷的眼神注视着,胆寒之色陡然充斥在强盗头领心头,就像一只偷鸡摸狗的老鼠有一天被大自然最威严最霸道的虎王注视着,万分压抑。

    虎王不屑去打扰弱者的生活,也无意去碾压弱小者的弱肉强食的生态自然法则,他纵横在天空大海之上,他是自由的,他无所畏惧一切,他是当之无愧的王者,号令群雄,只是在沉眠之中。

    有一天,弱小的老鼠,居然敢挑衅王的威严,那么必然承受那来之最恐怖的爆发下的惩罚。

    一刹那还是永恒,或者是沦陷于不知深沉尽处的意志觉醒了,以横扫天地,破灭万物的姿态,把敢于挑衅,不曾认同的注视,给碾压破碎。

    在强盗头领的眼中,自己只是刚摸出自己随身携带的火药枪械,要赶尽杀绝,就突然注视到一个黑发小孩那让人冷到骨子里的眼神。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只在一股奇异的波动之下,除了安龙,所有人包括强盗头领和其手下,都被一股势大力沉的意志碾压过一般,昏沉倒地过去。

    在那一刻的安龙眼中,那时那刻的道明,就像童话中高居王座的王者,一个眼眸,就让众生胆寒,正应了一句话'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当然,那一秒后,道明立马晕厥过去,好在安龙那时还不傻,扶住道明,背起他就飞快逃离这个让人不忍回首的是非之地。

    事后清醒过来的道明在图书馆中坚持一个月查询这次帮助自己渡过生死灾难的奇异能力的原因。

    最后终于在一本《遇王叙记》中,道明了解了这个能力,并告诉了安龙要其保密。

    如真若《遇王叙记》所言,道明的能力就是传说之中数百万人中才有一人能够觉醒的霸王色霸气,属于王的资质证明,堪称世界上最难觉醒的能力,那一刻能够让强盗头领和其手下震慑昏迷的就是霸王色的能力之一霸气外露,震慑群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