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桃运仙医

第1章 祖宗显灵

“唐峰,你咋还在睡觉哩!新来的女老师出事了!村长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你是咱们村唯一学过医的,他这会儿满世界正找你哩!”

    身边传来了二旺的声音,迷迷糊糊的朦胧之间,唐峰摸了摸脑门儿上已经结痂的伤口,龇牙咧嘴的喊了一句:“哎哟,还真他妈疼。”

    睁开眼的那一刻,唐峰的记忆是模糊的,只记得昨天刚毕业回到老家,在多年无人居住的老屋里面打扫旧物。

    老宅祠堂里供奉着的祖宗灵位突然掉了下来,不偏不倚的正好砸在了自己的脑门儿上,然后两眼一抹黑就晕了过去,醒来的时候,便已经是一天后的今天了。

    唐峰家在住在清河村东头,老宅里供奉着的祖宗灵位,也不知道多少年岁了,反正从唐峰记事起它就有。

    家里祖上时代行医,清末的时候更是出过进士举人。父亲医术精湛,十里八乡都是出了名的。只是,去年的时候,父亲身患恶疾,没多久就去世了,母亲遭受不住丧夫之痛,没多久也撒手而去。

    到了唐峰这一代,家里也没留下什么值钱的东西,更没继承什么医术,除了一屋子看不懂的古旧破书和灵位之外就什么也没有了。

    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就只会打洞了。

    唐峰啥也不会,稀里糊涂的在一家医专混了三年,正规的大医院是混不上了,城市里的小诊所都少说最起码得是个医药大学本科毕业,唐峰这半吊子只能回老家,东拼西凑借了点钱,在村子上开了一家自己的诊所,平日里也遇不到什么疑难杂症,顶多给乡亲们治疗个头疼脑热,开一些药也就罢了。

    唐峰还在迷瞪着反应过来这一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转头一看,马二旺满头大汗的从外面跑了进来,气喘吁吁,显然是颠儿了不少的路。

    “慢慢说,喝口水,不着急。”唐峰一边说着,一边给二旺倒了一杯水。

    二旺有些急了:“咋能不急哩,新来的那个小杨老师,正上课呢,不知咋的,一头栽倒在地上了。脸色煞白,你是咱村儿里唯一一个学过医的,你赶紧去看看吧!”

    他说的小杨老师,唐峰是知道的,新来的一个年轻女支教,好像是城市里师范大学毕业的学生,刚来没几天。

    “村长急的不能行,大峰哥,别耽误了,快随我去看看吧!”

    二旺一边说着,一边拉着唐峰就往外走。

    唐峰无奈之下,便跟着二旺骑着小电驴溜到了村小学。

    “唐峰你可来了,杨萍老师也不知咋的,正孩子们上课呢,突然就晕过去了。掐了人中也不行,不管怎么喊就是醒不过来。”村长急的团团转,谢顶脑袋上满是碎汗。

    唐峰看了一眼那个小杨老师,生的极为美丽,她皮肤白皙,紧闭着双眼,一双眼睛上,眼睫毛紧贴在哪里。樱桃小嘴紧闭着,似是蜜桃一般的水润。

    她躺在办公室临时用几张凳子拼成的铺子,身体平躺,平滑的小腹接连着前胸的峰峦在轻微此起彼伏着。

    唐峰上前一步,看了一眼,伸手摸在了她手腕上。

    这时候,小杨老师传来了阵阵轻盈的喃呢,像是在说梦话。

    她的双颊绯红,但却并不是健康的气血神色,额头上密布碎汗,呼吸细微而又混乱。

    唐峰虽然只是一个医专毕业的半吊子,却也能看得出来,杨萍应该是重度中暑的征兆。

    “让开,都让开!病人中暑了,你们还这么围着,她需要通风的环境!”唐峰说着,驱散了围观的人群:“二旺,去给我打一桶井水!”

    办公室被清空了之后,唐峰拿出毛巾,浸水之后,便将冰凉的井水全部轻轻的洒在了杨萍的身上。

    杨萍穿着一身白色的衬衣,被水侵湿之后,白色的衬衣一瞬间成了半透明的状态。

    雪白的肌肤透过一层朦胧的白色衬衣,看上去朦朦胧胧的十分诱人!

    然而,就在唐峰眼睛盯着杨萍那隔着一层衬衣的光滑肌肤的时候,突然,唐峰眼前的虚空中中突然飘来了一行金色的句子。

    【内火攻心,月事不调,摁压关元俞穴!】

    “什么情况?”唐峰猛然间看着那虚空中飘着的一行金字,只觉得这一幕太玄幻了。

    他眨了眨眼睛,确认自己没有出现幻觉,那一行字是真正的出现在了自己的视野当中!

    唐峰猛然想到自己昨天晚上被祖宗灵位砸到了脑袋,难道...是地下的祖宗们看自己的医术是在上不得台面,这才出手指点自己?

    一边感叹着祖宗显灵了,唐峰一边分析了起来。

    原来,杨萍的晕厥,中暑只是诱因,真正的原因是月事不调。说通俗一点就是,大姨妈来的不规律,导致内火攻心,这才让她晕厥的!

    想明白了这一层,唐峰按照脑海中的提示,手指顺着杨萍的身体开始寻找。

    “关元俞穴我记得是在腰眼上!”唐峰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小心翼翼的将杨萍翻过身来。

    抚摸着她的香肩,将杨萍放置在自己的膝盖上。

    杨萍的身体轻盈的趴在自己的身上,柔软的像是没有骨头一样。更重要的是,她的阵阵头发的香气扑鼻而来。

    那不是什么化妆品或者香水能够比拟的味道,而是处子天然的体香,一种稚嫩天然的香气。

    唐峰赶紧摇了摇头,让自己回过神清醒过来。

    救人要紧!

    抓紧时间唐峰轻轻且小心翼翼的掀开杨萍衣服的下摆,大拇指摁压在杨萍的腰眼上。

    摁压了一阵儿之后,杨萍的脸上终于泛起了一点血色。

    唐峰赶忙掐起了她的人中!

    “嗯...嗯...”

    就在这个时候,杨萍那张樱桃小嘴下,突然发出了阵阵的轻吟。“你干嘛!流氓!放开我!”

    当杨萍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是却是唐峰正抱着她在怀中,一只手掐着她的人中,另外一只手托举着她软软的腰肢。

    感受着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怀中,再看自己的衣服,衣衫不整。这大夏天的,衬衣又如此单薄,稍有一点水就能让衣服变成半透明的。

    杨萍从来没有和哪个男人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过,更没有哪个男的碰过自己的身子,然而,现在自己不但躺在唐峰的怀里,而且,这个男人的一只手还在自己的腰上。

    唐峰吞了一口口水,他只觉得口干舌燥,赶忙回过神,说道:“你中暑晕过去了,我是医生,你别误会!”

    杨萍回过神来,这才发现,抱着自己的男人正是清河村唯一的赤脚半吊子医生唐峰。

    “哪有你这么救人的!”杨萍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冰凉的井水已经完全让自己的衬衣湿透了许多。

    “村里的土办法,一时半会找不到藿香正气水,只能用井水给你降温。”唐峰抓了抓头,笑了起来。然后很严肃的说道:“哥是正经医科专业毕业的,在医生的眼中,只有患者,不分男女。”

    这话说完,唐峰自己都不信。

    刚才抱着杨萍,感受到她身上香气如兰的时候自己明明 心跳加速,口干舌燥。

    尤其是看到她那身前的高耸山峰因为呼吸而起伏不断的时候,唐峰更是心痒难当。

    “你身体虚弱的厉害,我家祖上就是学中医的,刚才给你号了脉搏,内火攻心,这是中暑的主因。当然,心火攻心是因为...月事不调...”唐峰一本正经的说着

    “你闭嘴,别说了!”杨萍听到“月事不调”四个字的时候,立刻又羞又怒,连忙让唐峰闭上嘴巴。

    毕竟,月事可是女人的隐私啊!

    “得,算我多嘴!”唐峰作势举起双手,投降状说道。

    “大热天的,这么大脾气,难怪你月事不调,你大姨妈都不乐意来找你!”

    “你还说!”杨萍一边说着,眼里已经噙着泪水了。

    眼见这大姑娘又羞又怒的样子,唐峰不免想起来她刚才昏迷时候的样子,闭上眼睛,不说话的时候那叫一个神仙姐姐,哪像现在。

    唐峰也懒得理会她,收拾了一下,转身就离开了教室。

    “那个...谢谢你。”

    杨萍一边整理着头发,刚想答谢却看到,唐峰却已经先开了口:“骂完人流氓,再给人一个甜枣吃?”

    “你!”杨萍气怒不已,从小到大,还没有哪个男人和自己这么说话过,眼前的这个男人,怎么这么不识趣!?

    杨萍有些生气刚想回呛过去,唐峰却说完这句话之后,一屁股坐着在他的小电驴上一溜烟跑的没了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