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界潜规则

第1章 今晚我是你的

艳阳高照,没有风,对终年住在黑岩城,饱受风沙之苦的人来说,是个难得的好天气。

    城南箭塔旁有个不起眼的小院。

    小院不大,略显破败,只有院墙上那一道道用铁蒺藜缠成的铁网显得格外醒目。

    院里有树,榕树。树下有桌,石桌。桌旁有椅,石椅。

    椅子只有一把。这里显然不是待客的地方。

    沐阳穿着件旧棉袄,头上戴着狗皮帽子,脚下蹬着棉鞋,翘着二郎腿,半躺在椅子上,上下打量着眼前的女人,那眼神老道的就像一个久混风月场所的嫖客,和他十五岁的年龄极不相符。

    樱花身上裹着一套绛紫色的紧身罗裙,婀娜的身姿被勾勒的凹凸有致,半开的领口处露出如雪的肌肤,粉嫩妩媚的脸蛋上挂着自信诱人的笑容,目光也不停的在沐阳身上瞅来瞅去。

    “沐公子,我的话说完了,你开个价吧。”

    即使早有准备,樱花也被眼前少年看的浑身不自在,她不得不率先打破了院里的沉静。

    “不错,好看,真好看,”沐阳赞叹道,“难怪姓葛的为了你连杀七人,值。”

    樱花笑了笑,慢慢坐在了一旁的石桌上,裙角缝里半截如玉般白皙的小腿若隐若现,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着诱人的光泽。

    “光好看有什么用?只要沐公子愿意,樱花今晚就是你的。”

    沐阳急忙摇头:“我可不敢,那家伙要是知道了,还不宰了我。”

    “和城主的地位相比,我一个女人又算的了什么?黑岩城里谁不知道葛家的天下有大半是沐公子帮着打下来的,再说了,我能站在你面前,当然是有人点了头。”

    樱花一只手搭在了沐阳的肩膀上,身子慢慢弯了下去,紧身罗裙包裹着的酥-胸似乎要蹦出来,滚烫的呼吸不住地拂到沐阳的脸颊和脖子上。

    沐阳看着樱花越来越近的脸蛋笑了笑,脸上露出两个迷人的酒窝,就在樱花高耸的鼻尖眼看就要碰到他的时候,才开口道:“三个条件,少一个,免谈。”

    樱花身体一滞,微微直了直腰,重新坐正,说道:“你说。”

    “城中税收,五五分账。”

    “你要五成?”樱花有些惊讶。

    “有问题?”

    樱花犹豫了。

    沐阳眯起眼睛,慢悠悠地说道:“既然你做不了主,就该让那家伙自己来,我没有三七开,已经很给他面子了。”

    樱花一咬牙:“好,我答应你,第二个条件呢?”

    “藏在城主府密室里的那个黑箱子,给我。”

    “什么黑箱子?”

    “你和葛天兵一说,他就知道了。”

    “我会转告的,那第三呢?”

    沐阳忽然坐直了身子,用手指勾起樱花尖尖的下巴,细长的眼睛眯了起来,露出邪恶而又猥琐的目光。

    “我还想要一个人,女人……”

    ……

    樱花走了。

    她走的很快,扭动的腰肢就像暴风下狂摆的柳枝,给人一种随时都会折断的感觉。

    樱花很生气,也很失望,她没想到沐阳想要的女人居然不是她,可在她迈出小院门槛的时候,脸上的愤怒忽然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窃喜。

    沐阳看着樱花的背影消失后才轻轻拍了一下身旁的石桌,那敞开的大门咣的一声自动关上了。

    “你要杀人?”

    不知何时,沐阳身后不远处的屋门口出现了一个娇小柔弱的女孩。

    女孩穿着墨绿色的衣衫,手里端着个盛水的木盆,脸上肤色晶莹剔透,在阳光下发出翡翠般的光泽,两道如墨的细眉下是一双蓝宝石般美丽的水眸,她的鼻梁很高,唇色鲜红如血,即便穿着最普通的衣物也掩盖不住清丽脱俗的气息,再配上那一头并不多见的银灰色秀发,仿佛整个世界都被她的光芒遮掩。

    “思思,你怎么出来了。”

    听到女孩的声音,沐阳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责怪道:“怎么不戴帽子?快回屋去。”

    思思站在门口没动,柔和的声音再次响起,“是不是要杀人?”

    “嗯。”

    沐阳走到思思跟前,接过她手里的木盆放到地上,轻轻拉起她的手,一起走进屋里。

    刚一进屋,思思的身影就变得暗淡起来,只有那双蓝色的眼睛依旧明亮动人。

    “三境七品,你杀不了。”思思又说道。

    沐阳抓起桌上的一块湿手巾,轻轻擦拭着思思的额头:“这两天天热,出屋的时候就算不打伞,也该戴个帽子,说过多少次了,你的血毒未除,最怕光。”

    “就算使用臂旋刃也不行。”思思继续说道。

    沐阳拿手巾的手停了下来,看着思思的眼睛。

    思思似乎猜透了他的心思:“用九环弩偷袭,两成胜算。”

    沐阳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思思接过沐阳手里的毛巾,放到桌上:“这笔生意不划算。风险太大。”

    沐阳沉默了,过了许久,才说:“这一次,就算明知赔本,也得干。”

    “为什么?”

    思思不解。

    她和沐阳从小一起长大,对这个外表看上去稚嫩忠厚,实则老谋深算的家伙实在太了解了。

    让他吃亏?这不合规矩。

    “因为他就是姜斗高,岛上机铁营的副侍卫长。”沐阳缓缓说道。

    思思愣了一下,脸色忽然变得有些苍白,藏在袖子里的双手微不可查的颤抖了一下。

    俩人都没再说话,屋里安静的没有一点声响。

    不知过了多久,思思才开口:“典当行的孙大圣,铁匠铺的王胖子,翠云楼的冯三娘,你们四人联手,四成。”

    “他们不会出手。”沐阳摇头道:“也不敢。”

    思思抬起头,盯着沐阳的眼睛,小腮帮鼓了起来。

    沐阳和思思对视着,仅仅一会就低下了头:“好吧,我承认,我不想连累他们,两成和四成,差距并不大,凭他们的修为,连一招都挡不下,黑岩城,就他们几个白痴容易骗,死一个,我以后赚谁的钱去?”

    “你会死的。”思思担忧道。

    沐阳笑着揉揉思思的头:“想杀我哪那么容易,打不过,我还不会跑嘛,再说,杀人和做生意一样,靠的是头脑,和境界无关。这段时间,死在我这个小商贩手里的修行者还少?放心吧,我们说好的,都要好好活下去。”

    思思想了想,笑着点了点头,她忽然想起一件事,表情微冷,小嘴一下撅的很高,很认真地问道:“你要那个女人做什么?”